位置:網站首頁 >>產業觀察>>正文

RCEP生效,對我國紡織服裝產業產生深遠影響

來源:中國紡織 | 作者:中國紡織 | 時間:2022-01-18 09:51:04 | 訂閱《東方紡織》周刊

2022年1月1日,《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陸續在15個成員國正式生效,這標志著全球人口最多、經貿規模最大、最具發展潛力的自由貿易區正式落地。RCEP的生效,將對我國紡織服裝產業產生深遠影響。

01

RCEP生效

對我國紡織外貿意義重大

紡織產業關乎國計民生,是我國傳統優勢支柱型產業,也是我國產業鏈最完整、國際競爭力最強的行業之一。改革開放40多年來、尤其是入世20年來,中國紡織服裝業穩步發展,行業規模不斷擴大,國際競爭力不斷提高,紡織服裝出口從2001年的527億美元增長到2020年的2962億美元,累計增長4.6倍。紡織服裝出口企業從2001年的3萬家增加到2019年的11萬家,涌現一批龍頭企業、“隱形冠軍”和外貿基地,形成大量中小企業參與的生態圈,成為我國紡織服裝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器。產業基礎不斷夯實,行業韌性持續增強,創新能力逐步提升,轉型升級加速推進,以此為基礎,中國不斷融入并引領全球紡織服裝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調整,朝著高質量發展方向邁進。

2021年以來,面對多重不利因素的影響,我國紡織服裝外貿行業積極發揮穩定強韌的供應鏈產業鏈優勢,出口創歷史同期新高,呈現穩中向好的局面。在貿易規模增長的同時,行業面臨的風險挑戰增大,尤其是國際貿易環境愈加錯綜復雜,國外貿易保護主義有加劇趨勢,出口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此時,RCEP的生效,無疑是自由貿易的強心劑和區域合作的及時雨,將釋放眾多國際貿易和投資政策紅利,為我國紡織服裝行業的國際化發展和全球紡織服裝供應鏈的鞏固與整合帶來重大利好。

RCEP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的自貿區。RCEP自貿區的建成意味著全球約1/3的經濟體量將打造成為一個一體化的巨型市場,將促進域內經濟要素自由流動,強化成員間生產分工合作,拉動區域內消費市場擴容升級、推動區域內產業鏈供應鏈進一步發展。

近年來,隨著中國與周邊國家尤其是東盟國家在紡織服裝領域產能合作的深化,RCEP成員方以中國為中心形成了優勢明顯的區域產業合作模式。一方面,中國以其強大的綜合競爭實力和穩定完整的產業鏈優勢,保持著近3000億美元規模的紡織服裝直接出口;另一方面,中國企業利用東盟國家低成本和勞動力資源優勢,加強國際產能合作,為促進東盟國家的紡織服裝出口、就業和經濟增長做出了重要貢獻,同時也帶動了中國紗線、面料等中間產品對東盟的出口增長,區域內紡織服裝貿易流動性、活躍度和相互依存度顯著提升,從而帶動了以中國為中心的亞洲供應鏈的崛起。

RCEP的簽署,是東亞經濟一體化建設近20年來最重要的成果,必將對中國與亞洲各國紡織服裝貿易和產業鏈格局產生積極而深遠的影響。

02

RCEP簽定

給我國紡織行業帶來機遇幾何

RCEP整合拓展了東盟與中國、日本、韓國等成員國間的“10+1”自貿協定,通過原產地規則、削減關稅、正面負面清單等多項措施作出了高水平開放承諾,為我國紡織服裝企業提供了擴大區域內貿易規模、優化資源配置、整合強化供應鏈、提升價值鏈進行轉型升級的絕佳機遇。RCEP自貿區的建成將為我國紡織服裝行業在新時期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提供巨大助力。

從全球紡織服裝貿易格局看,RCEP區域無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紡織服裝制造中心,同時也擁有全球增長潛力最大、不斷崛起的龐大消費市場。

供給側方面,中國、東盟、韓國、日本等國是全球重要的紡織服裝制造和研發設計中心。2020年,15個成員國紡織品出口額達1878億美元,占全球紡織品出口貿易的39%,服裝出口額達2088億美元,占全球服裝出口貿易的29.6%。

需求側方面,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國是全球重要的傳統紡織服裝進口市場,中國超大規模的消費市場進口需求不斷增長,東盟作為迅猛發展的服裝制造基地,其紡織中間產品的進口規模也極為龐大。2020年,15個成員國紡織品進口額達718.4億美元,占全球紡織品進口貿易的12.3%,服裝進口額為613.9億美元,占全球服裝進口貿易的7.2%。據麥肯錫時尚研究中心估算,近年來,亞太地區市場占全球服裝和鞋類消費比重不斷提升,接近一半。以日韓澳新為基礎、中國為增長引擎的RCEP區域大市場,在全球時尚業的地位也越來越重要。

RCEP成員國也是我國紡織服裝領域的重要貿易伙伴。2020年,我國對14個RCEP成員國出口紡織服裝780億美元,占我紡織服裝總出口的26.4%,自RCEP成員國進口紡織服裝104億美元,占我紡織服裝總進口的44.1%。2021年前11個月,我國對14個RCEP成員國出口紡織服裝797.3億美元,占我紡織服裝總出口的27.3%,自RCEP成員國進口紡織服裝109.8億美元,占我紡織服裝總進口的42.3%。RCEP成員中,東盟十國是我國第三大紡織服裝出口市場、第一大紡織品出口市場和第一大紡織服裝進口來源,日本是我國第四大紡織服裝出口市場和第三大紡織服裝進口來源。

RCEP實施后,受惠于關稅的逐步取消和貿易投資政策的便利化措施,中國與RCEP成員國之間的貿易與投資有望進一步增長,RCEP區域供應鏈在全球紡織服裝貿易格局中的地位將進一步鞏固和提升。

■ 貿易層面:對日出口將獲顯著利好

一是擴大原有自貿協定的關稅減讓商品范圍。

我國已與東盟、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分別達成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我國對除日本外的其他RCEP成員國的大多數紡織服裝出口均已經享受到關稅減讓的優惠。RCEP實施后,部分紡織服裝產品,包括對印尼出口的部分服裝和床上織物、對菲律賓出口的部分化纖及織物、服裝和紡織品以及對馬來西亞出口的部分棉紗、織物和化纖產品,將可以享受到超出原有自貿協定的關稅減讓。

二是將有利于穩定我國在日本市場份額。

RCEP是中日之間首個自由貿易協定,RCEP實施后,最直接和最顯著的利好是我對日紡織服裝出口。近十幾年來,受訂單轉移、成本競爭、關稅優惠、采購戰略等因素影響,中國在日本紡織服裝市場份額從2010年的80%左右降到2020年的59%,中國減少的份額主要被東盟和孟加拉等低成本國家所填補。2020年,中國對日本紡織服裝出口219億美元,占我紡織服裝總出口的7.4%。2021年前11個月,中國對日本紡織服裝出口188.7億美元,占我紡織服裝總出口的6.5%。RCEP生效后,日本最終將在15年內對絕大多數中國紡織服裝產品實現零關稅,這為中日紡織服裝貿易的長期發展構建了積極和可預期的政策環境,將穩定中日企業對相互合作的長遠承諾,穩固中國在日本市場份額,對中日雙邊紡織服裝貿易合作的長遠發展和穩定有極其重要的積極意義。

日本紡織品最惠國貿易加權平均關稅為5.2%,服裝加權平均關稅為9.3%。在RCEP下,日本針對中國紡織服裝產品的年均關稅減讓幅度為0.5%~0.8%,預計RCEP實施后第一年,我對日出口服裝即可少繳關稅8300萬~1.25億美元,之后每年遞增,直至實現零關稅后,我對日出口服裝每年可少繳關稅12.5億美元左右。也就是說,如一家企業對日出口服裝100萬美元,RCEP實施的第一年,即可享受5萬元人民幣左右的關稅減讓,在實現零關稅后;出口100萬美元可享受60萬元人民幣左右的關稅減讓。

■ 投資層面:區域資源將獲最優配置

一是RCEP統一、簡潔和明確的原產地規則將有利于區域資源的最優配置。

紡織服裝產業的產業鏈較長,從纖維種植或制造-紡紗-織布-印染及后整理-服裝制造,中間涉及大量環節。長期以來,受勞動力成本及供給、貿易優惠安排、棉花配額、采購戰略等多方面因素影響,中國與東盟國家形成了既競爭又合作的供應鏈布局和貿易投資模式。原產地規則對于中國紡織服裝企業在東盟的貿易、投資和供應鏈布局具有非常顯著的引導作用。由于RCEP國家之間兩兩實施雙邊自貿協定的情況非常復雜,因此要判斷RCEP原產地規則對我國紡織服裝貿易和投資的影響,不僅要了解RCEP規則本身,也要了解其他現有相關自貿協定的規則,例如中國-韓國、東盟-日本、越南-日本自貿協定等,進行詳細比對、研判,才能選取對企業最有利的規則標準,從而做出貿易和投資決策。

RCEP原產地規則中,關于紡織服裝產品的規則比較寬松,尤其是對于貿易量較大、較敏感的針織和梭織服裝產品,判定標準為“章改變”,且不附加任何條件,意即:如果在貨物生產中使用的所有非原產材料均已在協調制度的前兩位數級別上發生改變,即視為原產。而東盟-日本自貿協定中相應產品的原產地規則,則附加了一些特定條件,東盟向日本出口服裝產品時,一些特定的面料(尤其是針織類面料)必須在自貿區內生產,才可以享受免稅待遇。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中國企業在東盟國家投資服裝制造的同時,必須同時投資生產面料,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被視為原產于東盟而享受到日本的免關稅待遇(最不發達國家如柬埔寨、緬甸等不受此限制)。而RCEP實施后,東盟國家從中國進口面料,在東盟加工成服裝,再出口到日本,都視為原產于RCEP區域內,因此均可以享受免稅待遇,沒有例外。

因此,RCEP實施后,原來受制于東盟-日本、越南-日本自貿協定原產地規則而不得不在東盟進行本地生產、或者由于東盟無法生產而享受不到免關稅待遇的產品,將能夠享受到日本的免關稅待遇,這將有助于東盟國家充分利用中國紗線、面料等中間產品的生產優勢擴大對日出口,從而也利好中國中間產品對東盟國家的出口,最終實現生產鏈上的資源最佳配置。

二是RCEP的實施,將有助于減緩我國紡織服裝全產業鏈的對外轉移,構建以中國為中心的亞洲紡織服裝供應鏈和統一的大市場。

RCEP的實施,將有助于中國和東盟這兩個全球最重要的紡織服裝生產中心實現生產的一體化和進一步整合,尤其是對日本的出口貿易中,無需再為了規避原產地規則方面的限制而進行不必要的資源浪費和低效配置,從而更能發揮中國紡織服裝產業、尤其是中間產品的高端制造優勢,減緩全產業鏈轉移,保持我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中心地位,從而保持和大幅提升我國紡織服裝優勢產業和優秀企業的全球競爭力,通過區域經濟一體化推動更多有實力的中資企業“走出去”。

■ 產業層面:貿易投資和產業協同將明顯增強

RCEP打造的統一透明的投資環境,將有利于增強中國紡織服裝業與RECP國家的貿易投資和產業協同。RCEP降低貿易和投資壁壘,打造統一的大市場,有利于中國紡織服裝企業在區域內進行資源最優配置,實現國際化布局。通過強化成員伙伴間的產業分工合作,實現優勢互補,推動形成更加合理并惠及域內各方的區域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閉環,整體提升RCEP成員國在全球紡織服裝產業競爭格局中的地位。

在產品設計研發、國際營銷網絡、品牌出海和跨境電商等方面,中國紡織服裝企業將有機會發揮自身優勢,充分發掘區域市場尤其是人口眾多、增勢迅猛的東南亞市場潛力,實現價值鏈的提升。近年來,我國知名服裝品牌紛紛看好RCEP區域市場潛力,加快海外布局,如安踏在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開設旗艦店;Lily在泰國、新加坡等11個國家開設70家零售店;海瀾之家進駐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越南、日本等國開設29家專賣店;森馬深耕Lazada平臺,在印尼、老撾開設實體店。今后,借助RCEP提供的統一區域大平臺,我國紡織服裝行業將逐步實現從“RCEP制造”到“RCEP消費”到“RCEP品牌”的高質量發展和飛躍。

03

中國紡織企業應如何把握機遇

RCEP將深化我國紡織服裝產業鏈整合與布局,為我國紡織服裝出口企業提供重大發展機遇,建議企業從以下幾個方面考量,最大化利用RCEP協定:

一是要認真研究、讀懂并運用關稅減讓表。結合RCEP的關稅減讓安排,一方面參考減讓進度有序擴大相關產品進出口貿易,另一方面根據RCEP各成員國適用不同關稅減讓幅度的特點,在區域內建立精細完善的分工體系,以充分利用RCEP區域原產地規則獲取最大的關稅優惠。當同時適用多個自貿協定原產地標準時,企業可從降稅產品范圍、規則寬嚴程度、關稅減讓幅度、操作程序便利程度等多方面進行綜合評估,選擇最適合自身需求的原產地規則,以降低最終產品的成本。

二是要重視分析研判RCEP協定規則,優化區域產業鏈和供應鏈安排。在進行國際產能合作和投資布局時,要充分評估RCEP和區域內其他兩兩自貿協定的原產地、投資等相關規則,擇優、擇宜使用,在生產成本、原料、產業上下游和市場方面進行更加完善的產業鏈和價值鏈調整與布局。

三是關注并研究RCEP各成員國的海關程序、檢驗檢疫、技術標準的規則落地。評估現有進出口環節和物流安排,優化申報模式,縮短貿易時間,簡化貿易流程,充分降低貿易成本。

四是積極申請RCEP各成員國針對企業采取的便利措施和優惠政策,利用好貿易便利化、自然人流動、投資等與企業經營管理和貿易投資密切相關的優惠規則。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RCEP的有力支撐下,我國紡織服裝企業的國際化水平和全球化布局將得到有效提升,我國紡織服裝行業的長遠發展必將未來可期。

    (本網尊重各兄弟網站及獨立撰稿人之版權,如發現本網刊登您的稿件而未署名,請聯系我們.同時本網也歡迎對市場具有敏銳判斷和獨立見解的行業人士前來投稿,投稿郵箱info@168tex.com 電話:0512-63082910)
責任編輯:任萍

東紡云APP

綢都網微信

布工廠微信

紗師弟微信

新聞熱線

0512-63086536

商務合作

0512-63506703

紡織通英文APP

推廣熱線

0512-63599692

傳真

0512-63506703

知識產權保護與咨詢:QQ713892624 電話:0512-63482602(吳江)、0512-63554078(盛澤)

蘇州綢都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2004-2022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00323 網站備案號:蘇B2-20090135-1

蘇公網安備:32050902100442號| 國家電子商務試點企業國家財政部重點扶持項目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江蘇省軟件企業